经营项目
 
13865980228 400-088-9977
传真:0898-88123008
E-mail:admin@dede58.com
您的位置:主页 > 经营项目 > 保洁服务 >
划出了近百个车位
发布时间:2017-05-29 作者:admin 浏览:

  汉川城中城商住小区虽然是个老旧小区,但是小区里不缺车位,绿树成荫,健身器材样样不少。而更让人羡慕的是,小区里的物业费只要一角钱一平方米,停车费更是只要500元便可永久停车。居民们都说,小区能有这么好的环境,离不开高建成12年的默默付出。

  前日上午,温度直逼40℃。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汉川城中城小区,小区里几条道路一片荫凉。不时有微风吹过,为炎热的夏天带来丝丝凉意。搬着凳子坐在路边树荫下乘凉的居民随处可见。一位居民告诉记者,这些大树,都是老高12年前亲手栽下的。“那时候很多人不理解他。现在人人都感谢他。”这位名叫张春祥的67岁爹爹,并不是小区的业主。“我儿子住在这个小区,我每天过来带孙子。”

  张春祥是看着小区环境一点点变好的。“这些大树下面,当年都是花坛,花坛里堆满了垃圾,种满了菜。”而现在,大树下是整齐划一的车位,整个小区有近百个。记者看到,这些车位起码有一半没有停车。“在这种拥挤的老城区里,有这么多车位的小区,十分少见。”张春祥告诉记者。对这个小区的变化,他体会很深:“我总结了几句话:‘环境都是人造出来的,人能造好的环境,也能造坏的环境。好的环境人享福,坏的环境人受罪。’”

  小区里的业主都知道,能有这么好的环境都是老高的功劳,所以现在大家都很珍惜。“楼道里的卫生都是自觉打扫,也没有人在小区里种菜了。”

  沿着小区的围墙转一圈,每个角落里都有监控探头,墙角看不到一片垃圾。在一栋楼前的花坛上,记者甚至看到了荷叶。“这些花草都是小区居民自己买来种下的。这个小荷花池,就是这户居民花钱挖的。”老高指着一户居民家说。

  而说到小区环境,所有的业主都会说一句:“我们这里,一平方米的物业费只要一角钱,怕是全国最便宜的物业费了。”

  这个标准,是当初小区有物业时定下来的。当时物业公司也是因为这个物业费标准,无钱可赚撤离的。十几年过去,物业费却从未涨过。

  老高也有难处,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。“小区只有210多户居民,还有三四十户常年不在家,每年收上来的物业费最多只有17000元左右。”然而,小区里请的保洁每个月工资是800元,保安每个月工资是600元,两个人每年的工资就是16800元,发完工资一分不剩,大部分时候还要老高自己贴钱发工资,要是小区出现路面破损、水管破裂,他都要自掏腰包修理。

  小区的改造建设,主要来源是停车费。“别的小区停车费是按月收的,我们这里是按永久收的。一台车收500元,就再也不会收了。”

  小区里现在有80台车,总共收上来4万元,而小区的路面硬化划车位就花了8万多元,部分缺口都是老高他们垫付的。

  老高的为难,业主们看在眼里。今年80岁的熊婆婆,几乎每年都会补贴5000元给老高,用于小区的建设。在小区的门口,有一个“停车收费公示栏”,还有两张“功德簿”,收了多少钱,小区居民捐了多少钱,用到哪里去了,全部一目了然。

  走进城中城小区,左手边便是一块禁止停车的区域,地面上涂着“跳舞区域”几个字,这是留给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地方。“老高虽然自己不跳,但是他尽心尽力地为我们服务。”一位大妈告诉记者,音响没有电源,老高拉来插座;天气热了,老高就从自己家里拿来电扇。“小区里老年人比较多,我就动了心思,想给他们提供一个活动场所。”这个广场舞区域,只是老年人活动场所的一角。老高还向街道、社区反映,想为老年人添置部分健身器材,这个想法得到了街道、社区的支持,两家单位同意拨付两万多元帮助购买健身器材。

  健身场所完工后,老高又开始琢磨怎样丰富业主们的文化生活。有一天,相熟的邻居告诉他,有几位业主年轻时唱过戏,有的还是名角,小区里很多老人喜欢听戏,建议组建一个楚剧团。

  老高也是个戏迷,他马上开始行动起来。经过几个月的筹备,2012年春,他牵头成立了向家垸社区弘扬楚剧团。剧团由20位爱好戏曲的老人组成,平均年龄55岁。他带领团员们彩排《寻儿记》《双玉蝉》《四下河南》等10多个曲目。刚开始他们在小区演出,由于演出很出彩,观众越来越多,他们开始在仙女山办事处大礼堂、汉川体育馆、汉川火猴山公园、汉川公园等场地宽阔的地方演出。

  现在,每年重大节日他们还要到里潭、二河、杨林、马口、庙头、开发区等地巡回义务演出,目前已演了150场。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,每次演出,老高都用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,租戏服、道具和音响。

  前日,在城中城小区里,见记者采访老高,业主们都会争先恐后地插上一句,几乎人人都能说出一个老高帮助自家的事例来。

  业主彭婆婆说:“这些年老高给我们做的好事,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没个完呀。”此前,小区没有通燃气管道,业主们平时用完瓶装燃气时,经常需要自己扛,而且费用较高。彭婆婆年龄较大,身边没有子女,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,老高带领燃气公司的工程师家家户户走访,经过一年的努力,小区终于通了燃气管道,业主们每月能节省100元至200元的用气费用。

  今年3月15日凌晨2时,小区业主老何肚子痛得历害。老何的老伴给儿子打电话,结果关了机,痛得受不了的老何要老伴黄婆婆赶快给老高打电话。“半夜三更的未必打得通啊。”黄婆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拨了老高的电话。电话很快接通了,老高了解情况后,不到3分钟,就赶到了老何的家。他将老何送到了汉川市人民医院急诊科检查、抢救。医生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发作,需住院治疗。他立即交款办住院手续,帮忙送水、喂药、交费……忙得一夜未合眼。第二天上午9时,老何的儿子从武汉赶来,他才告辞回小区。

  说到这里,老何感动得紧紧地拉着老高的手对记者说:“要不是老高,我真不一定挺得过来啊。老高是我们小区的老好人,你们一定要好好报道,这些年,小区的业主都很感谢他。”

  汉川城区北街,是条典型的老城老街,路窄人多、小商小贩也多。街边的城中城商住小区,同样是典型的老小区,房子老旧、没有物业。然而通过窄窄的门口,进入小区后,却别有一番天地:整齐划一的停车位,干净平整的道路、参天大树下的绿荫……小区的居民们都夸赞说,这都是老高的功劳。

  老高叫高建成,今年72岁。在城中城商住小区里,要找他很容易:“绕着小区转一圈,绝对能找到老高。”7月16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小区,一位居民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果然,绕着小区才转了一半,记者就很顺利地找到了正拖着板车,往外运垃圾的老高。老高趿拉着一双凉拖鞋,没受伤的左眼中,透着和善的光。“年轻的时候在化工厂上班,在1984年的一次事故中右眼受伤了,后来只有左眼看得见。”老高说。

  城中城小区是老小区,只有6栋楼,17个单元,210户住户。基础条件差,楼幢又少,当时小区有物业管理,后来由于赚不到钱,加之跟业主的矛盾激化,物业撤离了。

  没了物业,小区里杂草丛生、垃圾遍地、偷窃事件时有发生,住户们叫苦不迭。2006年,为了加强小区的管理,城中城小区所属的向家垸社区居委会决定在小区实行自治管理。

  自治管理得有人牵头,大家都知道,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,面对烂摊子,没有人表态。这时候,高建成主动提出来说:“我来牵头。”

  说干就干,高建成征求小区所有业主意见,在社区的支持下,筹备成立了业主委员会。在成立业委会那天,高建成向全体业主表态:“我们不是管理者,而是服务者,我们绝不拿一分钱的报酬,我们一定会把小区管理好!”

  此时的小区,用烂摊子形容一点也不过分。今年72岁的刘兴堂在小区里住了14年了,对之前小区的情况记忆犹新。“花坛里没有花,全部是业主堆放的垃圾,还有很多人在花坛种菜,更气人的是,有人在小区里养鸡,小区整天臭气熏天,蚊虫苍蝇乱飞。”刘兴堂说,小区里杂草丛生,连最起码的道路硬化都没有。

  高建成开始挨家挨户上门宣讲,严禁在小区内种菜、乱倒垃圾。随后,他开始组织人员清除花坛里的菜。“还是有人不理解,在清除花坛时,还有种菜的人跳出来抖狠。”在众多拥护者的配合下,高建成终于说服了这些人,硬是把这个“毒瘤”割掉了。

  接下来就面临小区道路硬化的问题,经过计算,整个小区路面硬化改造,大约需要8万元。收来的停车费只有4万元,缺口很大。

  老高开始四处“化缘”,小区里开幼儿园的、开商店的,经过老高劝说纷纷慷慨解囊。最后还差一部分,老高和业委会的几名成员自己垫了进去。

  经过努力,小区里的破旧花坛被扒掉,划出了近百个车位,车位之间,老高全部栽上了树。

  为了小区安全,老高又筹措资金,在小区门口安装电动伸缩门、在小区重要部位安装了9个高清监控探头。

  小区业主冯忠诚平时在外地带孙子,一年在小区只住三四个月,他告诉记者:“每次回来,都会发现小区有变化,越变越好。”

  高建成每天早上几时起床,以前在小区里是个谜。“不管你几点钟起来,都会看到老高已经在打扫卫生了。”小区里一位经常需要早起上班的居民告诉记者。

  直到有一天,这位居民上夜班,凌晨4时回小区,在高建成住的楼栋口,碰到了刚从家中出来的老高。

  其实,小区请了一名保安和一名保洁。但是由于给不起工资,两人每个月都只有几百元钱,所以保安的上班时间是凌晨到早上,而保洁也只是每天过来扫一次。“给的钱少,也怪不得人家。”老高说。而其它的时间,这两项工作都是老高在做。

  他每天凌晨4时起床,在小区到处转悠,看到不是小区的车子停在小区里过夜,便会贴上提示纸条;看到哪块环境卫生差,他就上阵打扫。每个星期,老高都会做一次大扫除,清除杂草,拉起板车,运出垃圾。“这些年板车拉坏了三辆,修理费也花了不少。”

  常有业主将旧家具、沙发随地乱扔,他也不厌其烦一一收拾干净。白天小区没有保安,他每天坚持在小区巡逻,随时随地守护着小区的安宁。

  更多的时候,他是小区里“管事佬”,处理居民的各种杂事。老旧小区里管道容易堵塞,给老高打个电话,他会马上带上工具,免费为业主疏通;有的业主厨房、卫生间发生漏水,他也帮着寻找漏水点,制定修补方案;楼道里的照明灯坏了,他扛梯子去修好;小区的化粪池堵了,他又挽起袖子上前打捞……

  吃饭、睡觉时被电话请去帮忙,对高建成来说都是常事,但他却从不嫌烦。他说:“我现在身体挺好,每天上楼下楼就是在锻炼身体。要是没人打电话找我办事,我还没这锻炼的机会呢。”

  业委会成立的当天,高建成就跟小区所有业主承诺,“不拿一分钱工资”。12年来,他一直坚守诺言。

  高建成的爱人患有精神疾病,全靠女儿每年给的一两万元生活,条件十分艰苦,但他从未打过小区的主意,反而经常往里面垫钱。

  小区改造时,有几万元的资金缺口,最后那笔钱由业委会的几个人垫付,老高垫了8000多元,这笔钱至今还有1000多元没有收回来。

  小区的房子全部没有房产证,不动产证的政策出台后,老高想着把这个证办下来。但此时,小区的开发商早已找不到了,没有小区的总土地证和开发商开具的委托书,这个事办不了。他多处打听,最终在武汉找到了这个开发商。“过了这么久,房子的资料早就找不到了。”开发商一口回绝。

  老高没有气馁,一年内,他到这个开发商家里去了十几次。“每次去都会提一两条好烟。”

  终于,开发商被他的诚心打动,帮着四处寻找资料,最终所有手续齐全,并给高建成开出了委托书。拿着资料,小区的不动产证都办了下来。

  这其中,高建成又垫进去大几千元。小区里有人看不下去了,有几个婆婆,主动找到老高,愿意承担这部分花费。

  也有人劝他别干这个差事了:“你都这么大年纪了,在家享享福吧。何况这差事也没钱赚,是个义务活儿,不干也罢。”高建成总是笑着说:“居民们碰到的事虽然小,有时还容易得罪人,但这些麻烦事总要有人做。能帮到居民,让大家安居乐业,我自己不拿工资,也没什么关系。”

  老高的功劳居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,小区业主刘兴堂撰写了一首打油诗夸赞老高:老高老高确实很好,年过古稀吃苦耐劳。化缘建设自掏腰包,清洁环境亲自打扫。

  背街小巷九月底前配齐“管家” 纳入志愿服务体系,在过去的背街小巷整治工作中,本市试点探索了“小巷管家”的全民共治方式。今年9月底前,全市所有街道完成“小巷管家”招募注册工作,实现背街小巷“小巷管家”全覆盖;有条件的乡镇试点开展建立“小巷管家”队伍。

  “租售并举”提出以来,租赁被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不仅是传统中介公司,包括互联网企业、酒店管理企业、住宅开发商等都开始布局租赁产业。“中介介绍说,从去年初开始,个别大品牌(房屋租赁平台)就在全面布局,有目的地吸收小户型房源进行改造。

  谧舍在村子里的其他几栋民宿也各有主题,如“老井”“伯仲”等,全都源于宅子主人的故事。要前往宿予,游客必须将汽车停放在“旅行空间站”,到“别漾码头”体验江南水乡的特色出行方式。

  新闻热线:法务部邮箱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:

  ”小区里现在有80台车,总共收上来4万元,而小区的路面硬化划车位就花了8万多元,部分缺口都是老高他们垫付的。为了改变这一现状,老高带领燃气公司的工程师家家户户走访,经过一年的努力,小区终于通了燃气管道,业主们每月能节省100元至200元的用气费用。

返回
二维码
Copyright © 2002-2011 重庆时时彩 版权所有  ICP备案编号: 粤ICP备23698712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